上新观察网读昌平《新观察》报,崇尚科学,反对邪教,关爱生命!     
您当前的位置:二肖中特公开 > 期刊精选 > 快乐人生 > 列表

黄大仙精准二肖中特:琴瑟鸣孝曲——记龙泽园街道云趣园社区居民王连仲、朱立

来源: 网络     编辑:栗子     时间: 2019-07-26 11:54:03     预览:
  在龙泽园街道云趣园社区,多年以来流传着王连仲、朱立夫妇孝敬老人的感人故事。这些故事虽然都是生活中的点滴小事,但由于人们的口口相传,时间一长,竟然不胫而走,成了人们教育孩子学习的典范、家庭和睦的榜样和楷模。
 
  王连仲、朱立夫妇住在云趣园二区,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20年。夫妇俩照顾的老人名叫苏国蓉,是王连仲的母亲、朱立的婆婆。苏国蓉生于1923年,于2018年9月去世,享年96岁高龄,是这里寿命最长的人之一。写到这里,可能有人会说,苏国蓉肯定是个身体素质特别好,全身没有大毛病,硬朗健硕的人。如果这样想,您可就大错特错了。见过苏国蓉老人的人都知道,她的身体一直不好,不但患有胃病,还有严重的脊椎侧屈,腰都弯曲成了弓形;她身高不足1.5米,身体瘦弱得也就30多公斤……
 
  多少年前,给她看病的医生就断言:苏国蓉的寿命不会太长,因为她各方面的身体机能太差了。
 
  像苏国蓉老人这样的身体条件,能有这么长的寿命,还成了这一带的寿星,这要得益于她生了一个好儿子,得了一个好儿媳,生活在一个好时代。
 
  年轻时的苏国蓉,是国营大厂财务处的会计。1979年,她的儿子王连仲与儿媳朱立结婚。虽然婆媳同是一个单位的,但一个在办公室上班,一个在车间里做事,并不十分熟悉。1980年,王连仲与朱立生下了他们的爱女,一家人相濡以沫,和和美美过日子。
 
  那时候,王连仲一家生活在东城区北新桥一带,住在城区的大杂院里。上水在院里接,下水往院外倒,上厕所得跑到大街上排队。做饭、取暖用的是烧煤的炉子,有时夜里四点多就得起来生火,赶上煤不好烧,屋里屋外都是烟。大杂院里,有人干个体,开饭馆、做买卖,经常半夜还在营业,喝酒吃饭、划拳行令,搅得人坐卧不宁、惴惴不安,老人孩子睡不好觉。王连仲在东城区粮食系统工作,是那里的财务主管,上班比较远。为了照顾好母亲和孩子,无论什么天气,他每天中午都要赶回家,弄煤弄水、生火做饭、购物打扫,照料家里的一切。他们当时住的是两间破旧平房,总共加起来也不到20平方米,王连仲、朱立和女儿住一间,苏国蓉和她大姐家的女儿住一间。一家五口人,除了床和简单的家具外,几乎到处都堆放着杂物,根本就没有插脚的地方。屋里实在是没有一点地方了,他们就每天在外面的房檐底下做饭。
 
  1984年,苏国蓉当时六十多岁,王连仲的女儿刚刚四岁。夏季的一天,外面下着大雨,天空响着霹雷,坐在办公室里的王连仲好不心焦。中午下班铃刚响,他第一个站出来,要往雨水里冲。同事们劝他:老王,这么大的雨,您就别回去了。路这么远,又是雷又是雨的不安全。王连仲说:“我住的房子太旧了,母亲和孩子都在屋里呢,不回去我不放心呀!”说完,他拿了把雨伞,一个人走进泥水里,头也不回地向家跑去。不知趟过多少水,摔了几个跤,待他全身湿透闯进家门的时候,眼前的一幕让他大惊失色:房子由于年久失修,屋顶早已渗漏多时,上面纸糊的顶棚由于雨水的浸透,鼓起了一个大水包,眼看着就要整个坍塌!说时迟、那时快,王连仲顾不得喘息,赶紧从外面找来一根带尖的木棍,选了个适当的位置,奋力向水包捅去!只听“哗”的一声巨响,囤积的雨水鱼贯而出,屋里的杂物都漂浮而起……
 
  母亲说:“今天多亏了你回来,要不是你及时赶到,说不定要出什么大事呢!”事后,夫妇俩都有些后怕,对老人和孩子照顾得更加精心了。他们总想换套房子,让老人和孩子摆脱险境,不再过担惊受怕的日子。
 
  分房没有指望,买房不够资金,拆迁没有日期,这新房子哪天才能住上?全家人的愿望何日才能实现?孩子一天天长大,老人一天天变老,在母亲的有生之年,她还能了却心愿,住上新楼房吗?
 
  孝亲不能等待,等你条件好了,有钱了,可能母亲早已不在人世了。王连仲和朱立深深懂得这个道理,决心要创造条件,尽自己的所能,选一个好位置,让母亲住上满意的楼房。1999年,趁着北京第一批经济适用房政策出台之际,王连仲夫妇取出所有的积蓄,又贷款14万元,花26万多元,在昌平区买了一套面积100平方米的楼房。他们只有一个愿望,就是想圆母亲一个梦,改善家里的住房条件,让母亲住上环境舒适优雅、社区服务周到、房屋宽敞明亮的楼房,让母亲享受到晚年的幸福和快乐。在此之前,他们曾多方打听和考察,就是奔着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、无以伦比的人文资源、装配齐全的软硬件设施而来的。
 
  第二年拿到钥匙后,又经过精心设计和装修,2001年春天,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搬到了云趣园二区。对于住了多年大杂院的苏国蓉来说,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,一下子从平民屋住进了皇宫,心里那种喜悦就别提了。她拉着儿子、儿媳的手说:“这是真的吗?我活着住进了楼房?简直是一步登天呀!”
 
  王连仲和朱立把母亲安排在向阳的大屋睡,夫妻两人却住进了背阴的小屋里。这虽然是一件最简单不过的小事,但有多少儿女能够做到?
 
  房子住得好了,但王连仲两口子的难事又来了。在云趣园居住,离他们工作的地方太远了。王连仲每天早晨六点出门上班,晚上最早也得六点多才能回家;朱立上班更远,来去都见不着白天。老人这时已经七十多岁了,腿脚不行,儿子儿媳只能中午打个电话。一天见不着母亲,要是出点意外怎么办?这里的楼房是自采暖,需要人时时照看。刚搬来楼房不久时,有次一至顶层冒烟,幸亏王连仲在家,赶紧关上了水电,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事故……为了照顾母亲的起居,?;ぜ胰说陌踩?,王连仲不得不作出牺牲,向单位提出请求,放弃财务主管的工作,在他56岁那年办理了内退。工资少了,奖金没了,还影响了退休后的收入,但王连仲无怨无悔。从退休后到71岁,他精心照料多病的母亲14年!
 
  婆婆所有的衣服,都是儿媳妇朱立给做的。因为苏国蓉脊柱严重侧屈,后背长前身短,所有买的服装都不合适,只能靠儿媳一针一线缝制。被家人搀扶着到楼下晒太阳时,人们都对老太太穿的衣服赞不绝口。每逢这时,苏国蓉老人都会骄傲地说:“这都是我儿媳妇给做的!她不光为我做衣服,还给我洗衣、洗澡、剪指甲……我生在旧社会,两只脚都裹过,是一双‘解放脚’。儿媳妇每次给我剪趾甲,都是用双手把我的脚抱到怀里,一个一个脚趾头分开给剪,可仔细了。2007年我摔了那次,多亏了我儿媳妇和她娘家人,把我背上背下,找车、找人、找轮椅,送我到医院照片子……拉着我跑东城医院、骨科研究所、积水潭医院,拿着片子四处打听。我年纪大,治疗修养了几个月,多亏了我儿子、儿媳轮流着昼夜陪床……”老人说起来滔滔不绝,一脸幸福与满足。
 
  王连仲说,当时母亲86岁,大胯骨摔骨折了,别的医院都因为老人年纪大,不愿意接,只有东城区第六医院,在王连仲等人的一再恳求下,同意给老人做手术。当时跟老人商量,征求她的意见,苏国蓉平静地说:“我都这么大岁数了,就再搏一次。与其余生都躺在床上,还不如有质量地活着。”做手术住院的那一个多月里,苏国蓉一动也动不了,每天的一日三餐、接屎端尿,都是家里人一起伺候。由于长时间躺着,肠胃蠕动缓慢,苏国蓉尿道感染,大便也排不出来。“老娘是老传统,说什么也不让我给弄,只让我爱人一个人给收拾。”王连仲说。朱立每天给婆婆喂水喂饭、消毒上药、擦洗身体。婆婆大便排不出来时,朱立就带上胶皮手套,用手一点一点抠,直到婆婆排便通畅……那些天,朱立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。由于精神紧张、过度劳累,朱立也累倒住院了。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只好请了一个女护工。谁知没过几天,苏国蓉说那护工根本就不管用,白天侍候不周到,晚上有事叫不应,非得让儿媳妇朱立照顾才行。
 
  一个多月后,老母亲出院了。为了检查方便,暂时住在了王连仲女儿家里。这时的苏国蓉,能自己拄着拐棍在屋里走动。病情稳定后,老人被接回了云趣园家中。王连仲和朱立的女儿,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,对奶奶也是关怀备至。她是北京大学毕业的,现在是一名医生,找了一个好老公,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。为了帮助父母照顾奶奶,她也在云趣园附近买了房子。每天上班前都要来这里看看,跟奶奶聊会儿天,给她量量血压、试试体温,看看奶奶缺啥药。奶奶泌尿感染,按说明书上写的剂量吃药,吃了又拉又吐受不了,身体菌群都打乱了……孙女知道后,对父母说,奶奶体重超轻,只有六十多斤,大人的剂量太多了,小儿的剂量又不够,究竟吃多少才合适,要经过精心的计算才行。从此以后,每次老太太有病,都是孙女看护,该不该去医院,药吃多少剂量,都是孙女先做出判断,然后再决定用量。苏国蓉常对人说:“我儿媳是我的专职看护,我孙女是我的专职大夫,我孙女婿每周背着我下楼晒太阳,再加上我儿子无微不至的关怀、体贴、照顾,我才有幸活到了今天,活成了这里的寿星!”
 
  进入90岁以后,苏国蓉的脑子有时清醒、有时糊涂,身体越来越差。云趣园居委会工作人员每年都来看她,送来吃的、喝的和亲切的问候。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,王连仲夫妇重新进行了分工。首先,他们夫妻俩决定分开睡,每天晚上由王连仲照料母亲。晚上,睡觉看护,上厕所搀扶,吃药按时定量;白天,看新闻、听广播、读报纸、看电视按部就班。一年多的时间里,苏国蓉生活不能自理,大小便失禁,搀着扶着不脱裤子就拉。怕母亲摔着,王连仲一宿起来七八回换纸尿裤,儿媳天天给洗屁股……儿子负责母亲的科学饮食,白面面条自己擀,玉米面窝头自己蒸,各种粥经?;谎?,每天做不同的口味,粗粮细粮搭配,咸淡适宜,营养丰富,花样翻新……儿媳、孙女经常陪着老人说话、看照片;老人喜欢听京剧,孙女就负责录制,教奶奶如何收听、播放,还把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,作为家里的固定频道,只要老人喜欢看,全家都得让道……孙女还买来氧气瓶、防褥疮的护垫,一百元一小盒的防褥疮药水,专门供老人擦洗使用……为了老人,一年四季,不管春夏秋冬,他们家的早餐,都是六点做饭,七点准时吃上。
 
  2018年9月,苏国蓉老人离世,她是笑着“走”的,没有一点痛苦,没有过多遗憾,就像睡熟了一样。躺了几年,她身上没有一处褥疮,浑身上下干干净净。装老衣服是儿媳妇早就做好的,不但合身得体,还尊重老人的生活习惯。老人“走”得非常体面而有尊严,享年96岁高龄。这一年,她的儿子王连仲72岁,儿媳妇朱立66岁。
 
  几十年来,他们全家都以老人为主,没出过北京城,没在外边住过夜,就连亲戚、朋友之间的串门都很少,连到老丈人家也是速去速回。别人这家旅游,那家出国,王连仲、朱立夫妇从来没有出去过一次;就连云趣园社区组织党员活动,他俩都是一个人看护老母,一个人去参加活动。
 
  采访当中,我曾问过朱立:“你们婆媳就没红过脸?也没抬杠拌过嘴?家里有了矛盾,您是怎么解决的?这么多年,你俩究竟是怎么‘熬’过来的?”
 
  朱立说:“这是从小被爹妈教的,我父母就对爷爷好,母亲跟我爷爷从没红过脸。婆婆年轻时一个人,拉扯儿女不容易,做晚辈的有责任让她过得舒心、痛快、幸福。她发脾气,我不会生气,更不会与她计较,就像亲闺女对亲娘一样。本来就是一家人,时间越长,彼此之间也越了解。家里有老人是一种幸福,怎么能说是‘熬’呢?”
 
  2019年3月,苏国蓉去世半年以后,女儿给一家人买了去海南的机票。一家人高高兴兴去旅游,王连仲夫妇第一次坐上了飞机,到祖国的边陲游玩了一周??吹矫览龅哪戏?,看到浩瀚的大海,王连仲和朱立都很激动,甚至感动得流下了热泪……
 
  有人说,“婆媳关系,是全天下最难处的人事关系。”这话乍听起来,似乎有些道理,但细想起来,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婆婆和儿媳妇为什么就不能相融?为什么就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和亲人呢?苏国蓉和朱立的婆媳关系,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吗?
 
  通过采访他们一家人的感人故事,使我更深切地感受到:人,只要心中有爱、胸中有情,懂得去包容和理解对方,就没有走不过的路,迈不过的坎,解不开的疙瘩,化不掉的矛盾。
 
  鉴于王连仲、朱立夫妇多年来孝亲敬老的感人故事,他俩多次被社区、街道、市区授予“观里好人”“五好家庭”“万名孝星”等称号。
 
  
作者:曹学诗
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新观察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,感谢!
相关阅读
新观察网推荐
新闻头条

人生没有毫无意义的事情

人生没有毫无意义的事情

  你有没有做过对你来说毫无意义的事情?今天有人这样问我?! ∥液苋险娴厮?.[详细]

药苦就要块点吃,别细品生活中的痛苦

药苦就要块点吃,别细品生活中的痛苦

  有个女友,中年遭遇了丈夫劈腿,她选择离婚带女儿单过。后来,她一见熟人,..[详细]